大家會覺得韓、日的鬼影片是比較恐怖,但是我比較偏好洋片的鬼片,這部「鬼照片」係外國人演東方的鬼故事,不管觀眾的各種影評如何!整片本身故事結構還不錯,沒有冷場,故事是一對新婚夫婦在一場悲劇性的意外後,在他們沖洗出的照片中,發現了駭人的鬼魂影像。擔憂這些照片可能彼此相關的他們,展開調查,卻認清某些謎團似乎還是不要解開比較好,因為過去所犯下的錯誤,可能導致無止盡的報仇行動。片中男主角也是真的實在太過份了,欺騙女生的感情,還當著面讓其他男人污辱她!!以致女孩自殺成厲鬼復仇。這部電影也可以算一種 " 警惕 "


結論是:


鬼再如何的可怕,你與它無冤仇 它不會找你!你也不用怕它


鬼也很耿直


特摘蓮生活佛盧勝彥的文章,在軍中測量學校所發生的事,這故事情節應該可拍成電影:


新婚之夜的怪現象


测量界的同仁馬南结婚。 測量界的同仁馬南結婚。


 我去參加婚禮,新郎新娘下車,所有的人上前道賀,我


卻看見新人之後,朦朧間有一個暗影。


我仔細看清楚,吃了一驚,原來是「喪門弔客」,是一


位年輕女子的吊死鬼,在她的脖子上,綾巾猶在。


馬南的事,我略略知道—— 馬南的事,我略略知道——


 他過去有一位女友,女友甚愛他,兩人交往有二年之


久,後來因細故分手。 女友想挽回。南不肯。


女友一氣之下,居然上吊自盡。 现在馬南结婚之日,


位上吊的女友居然跟在身後,一步也未分離,連坐車都


坐在一起了,我實在非常訝異。儀式完後,便是喜宴,


喜宴時新人敬酒,我看見那弔客女子,依附在新娘的白


色婚紗的頭上,就好像她才是新娘子。


看见如此景相,我心輒戚戚,我不能在這個時候上前去


告诉馬南及他的新婚夫人。


 我也無法告訴馬南的父母,馬南的父母跟我不是很熟,


尤其在這個時候,他的父母會不會相信我,更可能怪我


多事,新婚之夜,討個吉利,我這一說,必觸霉頭,說


不定會被轟出去。


 我悶悶的吃喜酒。


 坐我隔壁的同仁發現我神情不樂。


「盧勝彥,你發什麼呆。」


「没有。」我答。 「沒有。」我答。


「還說沒有,一句話也不說。」


「我說了,害怕大家害怕。」


「什麼事害怕?」


 「就是,就是…」我說不出來。


「到底是什麼事?」


最後,我終於說﹕「如果馬南發生了什麼事,務請通知


我就是。」


 「馬南有事?」隔壁同仁愕了一下。


另一位同仁说﹕ 另一位同仁說﹕


「他新婚之夜,今晚當然有事!哈哈!」


大家哄然大笑。 大家哄然大笑。


 「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我爭辯。


「不是这样,那能怎麼样?」 「不是這樣,那能怎麼


樣?」


大家又笑。 大家又笑。


 其他桌看見我們這桌笑翻了天,全都側目而視。


 當天晚上半夜,我被電話吵醒。


 馬南果然出事。


 據說是這樣子,馬南在新婚之夜,所有的人全部散後,忽然聽到新婚夫人大叫,眾人趕到,馬南已暈迷不醒,被送到醫院去急救。


是「馬上風」。  是「心肌梗塞」。


是「驚嚇」! 。 是「興奮過度」。


眾人在猜。 眾人在猜。


 我翻身起床,到了自己的壇城,點了香,稟告了我的本


尊,隨即靜坐。


 事實上,我勤於修習禪定,終於成功地,合乎自然原


則,達到精神統一,當心靈控制及凝注力達到精練的程


度時,一剎那,便有一股明亮快速的光流,從下而上,


昇入腦部,最後衝出軀殼之外,使它翱翔於榮耀之境。


文字無法描述那飄浮的元神,這是意識的擴張或是濃


縮,是心靈的奇妙,是粗糙的物質世界之任何經驗所不


能及的。 我出元神。


 出了元神之後,很多人不明白究竟,這世界如此微妙廣


大,如何去找馬南?  如何在虛空中奔馳?如何探索,


我要告訴大家的是,只要意念明顯,你自己幾乎無法想


像的,你能輕鬆而迅速的,突然的到了地頭,這不是奇


特的本事,而是超越了人神之藩籬。


 如同淨土宗說的﹕


念念在佛,佛现在前。 念念在佛,佛現在前。


念念在净土佛国,净土佛国现前。 念念在淨土佛國,淨


土佛國現前。


 一念三千大千世界。 元神是可以大展身手的。

我看見一座樹林,樹林旁有小溪,小溪環繞著一座小村子,我看見那女吊死鬼走在小溪的橋上,而後面跟的正是馬南,馬南的情形呆呆痴痴的,隨著吊死鬼走。 


走了不久,進入小村,拐一個彎,到了一家人的門口,那吊死鬼舉手扣門,門開了,他們兩位就要入門。我一看,大急。 


我知道這小村正是墳場化出來的。而那一戶人家正是墳頭,也就是吊死鬼的家。馬南同吊死鬼一進入墳頭,豈不是死定了。 


我再看那墳頭,竟然閃閃發光,原來是得了風水地理的墳頭,怪不得吊死鬼能如此靈驗,想不到她竟然得了地氣。我現身阻止吊死鬼及馬南進入。吊死鬼很驚吒! 


「你是誰?」吊死鬼問。我沒回答,我反問﹕「你是誰?」「我是羅蓮,後面是我的新郎馬南。」「你何時結婚?」「今日。」「如今何也?」「入洞房。」 


我聽了想笑,這吊死鬼羅蓮明明是搶婚,竟說今日結婚,明明搶了人家新郎進入墳頭,竟說要入洞房,這羅蓮太霸道了。 


吊死鬼問我﹕「你到底是誰?為何阻止我們?」我答﹕「盧勝彥,是馬南的同事。馬南今日結婚,有我在場,這是他命不該死,我當然來救他。」羅蓮似亦錯愕,她答﹕「他薄倖!」 


「姻緣自有天定,你是吊死鬼,竟然搶婚,這就是不對。你搶殺了馬南,又使另一位新娘守寡,我等失去一位優秀的同事,我豈能不管?」「你少插手!」吊死鬼怒,舌頭伸得更長。 


我不懼怕,我是抓鬼的老祖宗。吊死鬼脖子上的綾巾突然飛了起來,奔馳而至就來套我的脖子。我手結「剪」字印。


大喝一聲﹕「摩哈般若波羅蜜,急急如律令。」綾巾飛到,已被我的剪刀,剪成寸寸斷。(吊死鬼得地氣,果然也有些法力)


這羅蓮吊死鬼更怒,猛然騰空而起,向著我噴了一口黑氣,這黑氣正是她的屍臭,中之欲嘔,一般人只要嗅了一口,馬上倒地就死,全身爛臭。幸好今天是我,換了一個別人就完了。我向巽方()合掌。再以「風」指結指示印。 


風天」咒﹕「嗡。縛耶吠。梭哈。」 


頓時起一陣風,把黑氣給吹走。吊死鬼大驚失色,她沒有想到,馬南的同事之中,有這樣的一個能人。於是,她使出最厲害的「髮箭」,她將頭髮搖二搖,這下子頭髮散了,長髮飛出,便成了一根又一根的箭,密密麻麻射出。 


我心想,這女子果然心狠,手段亦很殘酷,一出招就是死招,不留餘地,這髮箭若被射中,就是萬箭穿心。這髮箭是剎那而成,我根本無法多想。 


我結「金剛牆」印。形成一座大牆,擋我之前。「金剛牆」咒﹕「嗡。薩拉薩拉。縛日拉。缽拉迦拉。吽。發吒。」(這咒的大意是請來最堅固的金剛牆,摧破一切惡障)


吊死鬼一看不成,知道盧勝彥不好惹,轉身就想逃逸,那時我想,此女子如此剛硬,手段太毒,怪不得馬南不喜歡,如果讓她走了,將來後患無窮,也許不只害死馬南而已,會害更多的人。 


於是我不想留她。我用了「虛空網」把她先網住,空中降下一個天網,令她動顫不得。再用火炎真言燒她。(嗡。阿三摩。儗寧。吽發吒。)把吊死鬼燒得吱吱叫,成了一堆灰。 


最後用「大海超度印」,把這羅蓮的靈魂,送進西方極樂世界的佛國。在這一般,也許有很多人不明白,有人以為,像羅蓮的女子,自殺上吊是罪業,死後勾人之魂也是罪業,又對蓮生活佛盧勝彥下毒手,如何能夠不由分說就被超度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這


是什麼理由?又是如何解釋? 


我答﹕一、在密教金剛乘中,一個極惡極凶的歹徒,罪惡滿貫,他只要遇到了一位真正的金剛上師來度化他,表示他的前世中有宿世的大福份,雖有大惡業,但,亦有大福份也。 


二、人人皆有佛性,極惡極凶者,亦是佛。


三、以火炎真言燒她,已將其惡業化為清淨,惡業也成了灰,清淨的佛性自顯。


四、我送惡靈,先清淨,再度化之,不難。


五、密教歷代祖師有這樣的例子,先用「誅法」,把凶惡之人先誅了,再將靈魂送往佛國淨土。


我轉頭看馬南。他傻笑,仍然呆呆痴痴,如作夢般。我一掌拍他的背。大喝﹕「回去吧!」馬南整個人飛起,消杳。…… 馬南終於醒來,醫師幫其全身檢查,然後出院回家,檢查報告是一切正常,全家人都非常高興。馬南事後透露﹕新婚之夜,人潮散去,兩人上了床,馬南看見妻子,肌不豐而玉膩,貌不飾而花嬌,十分可愛,兩人相距相臥甚近,馬南一伸手,便將妻子擁入懷中,越貼越緊。 


馬南吻著妻子,玩弄舌頭宛轉。他發覺妻子的舌頭愈伸愈長,竟然伸到了喉嚨。馬南開眼看妻子的臉——


妻子的臉起了變化,漸漸滲綠,雙眼暴出,七孔流血,長髮白白,極其恐怖,而馬南所吻的舌頭,竟出黑血,馬南大叫一聲,便暈死過去。 


馬南暈死後,如同作夢一般,見自己的新婚妻子走在家後,他從後門尾隨,妻子走向樹林,他也走向樹林,他若停步,妻子用手召他,他迷迷糊糊的跟著,他隨著妻子順著小溪走,又過橋,進入小村,將入一座屋子的時候,發生了變故。 


馬南說,好像妻子和一個人打架,打了一會兒,妻子不見了。那個人,用手拍他背,最後他就醒了。馬南說,那個人很像盧勝彥。至於在新婚之夜,所看見的那張臉,馬南當然知道是誰,那正是吊死鬼的羅蓮。 


我聽聞了馬南的述說,大致不遠,唯有一點小小的不同,馬南夢幻所見的,前行的是他的新婚妻子,因為是夢幻之故。而我所見的,不是新婚妻子,而是吊死鬼羅蓮,因為我的眼睛是正法眼。 


馬南偷偷問我﹕「那人是你,真是你嗎?」「這。……」我原本不想告訴他。「請明明白白的告訴我,我知你平時有些神異,同事有的信,有的不信,當時我在暈迷中,所見的那人,確實很像你,不是你還有誰?」 


我為了度化馬南,最後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經過全盤告訴了他。馬南聽了,愈發相信。我告訴馬南說,我有緣份學習到佛教密法,得到了一切密法之精髓,獲得真傳,看見自己的本尊,十法界境界可以隨時到,佛的智慧明燈,非常難能可貴,將來不會六道輪迴,一切妄念煩惱消除。 


馬南聽得津津有味,頓生皈依學法之心。 馬南問﹕「我可以皈依學法?」「當然可以。」馬南說﹕「我選擇一個黃道吉日來受皈依灌頂。」「好。」 


但是,到了皈依灌頂的那一天,馬南並沒有出現,不但沒有出現,還故意處處迴避,見面就躲,我看他如此,也無所謂,哈哈一笑。 


事情原來是這樣的,馬南有一位親戚,出家當和尚,馬南無意中透露要皈依我,受灌頂。那和尚說﹕「盧勝彥是大天魔,是邪教。」馬南愣住了!和尚再說﹕「全佛教界都知道,全宗教界都知道。」馬南嚇到了!我知道此事以後,仍然是無所謂,哈哈大笑!

(摘自蓮生活佛著作第138冊超現象的飄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喬治就己的部落格 的頭像
喬治就己的部落格

喬治就己的部落格

喬治就己的部落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